来自 财经 2016-12-22 16:48 的文章

 关雎尔回去22楼,曲筱绡想了想,一笑

也跟上。关雎尔很头痛,很想找理由甩开曲筱绡,可又感觉曲筱绡不会让她如意,只能一脸困意地让曲筱绡跟着。果然,她们走出电梯的时候,正好站在洗手间门口守着洗衣机的樊胜美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漠然转过脸去。
  曲筱绡这回果然依言没出声,关雎尔虽然知道是为什么,可还是忍不住看一眼曲筱绡的神情,只见她一手捂嘴,足尖点地,跳舞一样地飘向2203,无比滑稽夸张。关雎尔很想笑,可又不便笑,只能……她也伸手捂住嘴巴。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她可不敢在这种时候以笑容在樊胜美面前支持曲筱绡。
  一会儿,曲筱绡拎两袋猫粮出来,依然一只手捂嘴,夸张地圆睁双目,指缝间冒出“嗯嗯呜呜”的模糊声音,将猫粮塞到关雎尔怀里。关雎尔只能死命咬住嘴唇,保持不笑。但她已经看到曲筱绡的眼睛早变弯了,脊背也弓了起来,她赶紧转身想不看,却撞到邱莹莹好奇的眼睛。此时,曲筱绡一个180°旋转,又飘回2203。但很快,2203有响亮的笑声破门而出。
  邱莹莹问是怎么回事,关雎尔一直摇头,好不容易将笑意摇没了,才道:“小曲想让我在她出差时候帮她喂猫。”
  “我说她为什么捂鼻子捂嘴的,你也是,想笑就笑出来呗。”
  关雎尔又是摇头,一边冲邱莹莹使眼色。邱莹莹云里雾里的,只是听到屋子里她的电压力锅吹响,才赶紧冲回去收拾。关雎尔这才抱两袋猫粮进屋,经过洗手间时,樊胜美倚在门边道:“小关,我们都不是中小学生,不会我跟小曲有不快,我就不希望你跟小曲玩。你和小邱跟2203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别有顾忌。”
  关雎尔欲言又止,可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说出来,“安迪刚才电话里和小曲开会,跟小曲约法三章。所以小曲就一副怪样子。”
  樊胜美“噢”了一声,却无语。她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总之说什么都是没面子了。她的事竟然还要别人帮忙来摆平,而且是一而再地摆平。她在心中哀叹,只想逃离,只想逃离。
  空气中充满土豆炖排骨的气味,荤腥油腻,与女儿香无关。可樊胜美不好说什么,这房子是合租的,谁都有权利使用厨房,邱莹莹已经不知不觉退让到不做炒菜,她还能再有什么要求,谁让她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呢。
  而邱莹莹则是兴高采烈地在厨房与卧室间流窜,看看电脑上面人家怎么做菜,她也照着怎么做,连步骤都一点不敢疏忽。第一次做菜,一锅土豆炖排骨,简直活色生香,除了不懂怎么将排骨飞水,汤面因浮着点儿血沫而浑浊,又不懂得因地制宜,不知排骨与土豆应分先后放入,以致土豆不成形,其余简直没得挑。但邱莹莹显然是不会留意到那些细节,她尝了好几口终于将咸淡调节好,高兴得哇啦哇啦大叫,“樊姐,关,我们提前开饭吧,我请客,我请客,可好吃了,可香了,啦啦啦。”
  樊胜美微笑道:“我留意到你还没煮饭。”
  “啊,哈哈,我们要么先把菜吃了,真好吃,樊姐你尝尝,关,快出来。”邱莹莹喊半天没见关雎尔,跑过去一看,关雎尔果然戴着耳机躺床头听音乐看专业书。她不由分手将关雎尔拉出来品尝她的第一锅成果。樊胜美没心情吃,关雎尔不好意思猛吃,但邱莹莹盯着两个姐妹,最好大家毫不客气将她做的第一锅菜吃光。
  樊胜美吃一小口汤,就好好夸一句,“自己做出来的汤就是好喝,不用加味精,真材实料。”再喝一小口,“土豆和排骨的味道交融混合,原来又有不一样的香味出来。”再喝一小口,才将一勺子的汤喝完,“天哪,排骨连骨头都炖酥了。小邱,你一出手就很有料啊。”但她这就将勺子放下了,“我不能多吃了,这么好吃的再吃下去,我准穿不下去年买的裙子了,小邱,你太能干了。”
  邱莹莹乐得心花花的,都没留意到樊胜美其实只喝了一勺子汤,都没吃一块土豆或排骨。她还想劝樊胜美再吃几口,关雎尔忙道:“邱,我们说说下午去听室内乐的事儿。”樊胜美终于得以脱离,她伸手轻轻拍拍关雎尔的肩膀。
  邱莹莹道:“什么叫室内乐?好听吗?”
  “我有一张巴赫的,放给你听。”关雎尔连忙放下勺子去自己房间放音乐。“看票子上说的是几个音乐爱好者自己组成的乐队,我听说过他们,那么今天的演出一定是一场同好者的聚会。真期待。”
  邱莹莹则是竖起耳朵听了才一会儿,就坚决地道:“我不陪你去,去了肯定睡着。”
  樊胜美却在屋里捏着一罐保湿面膜发愣。她也不懂音乐,可不知为什么,耳边的音乐忽然撞进她的胸口,她手中的面膜罐轻轻滚落桌头,与面膜罐一起滚落的是一颗心,一颗她本以为坚强的心,她这会儿却在小提琴声中听到心的碎裂。她连忙干咳一声,收起自己的心神,断然对外面的关雎尔道:“小邱不去,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说下午有约会?”

  • 上一篇: 转眼,芝麻李身边的将士由八人变成八百、八
  • 下一篇:“去金陵饭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