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6-12-23 16:54 的文章

“去金陵饭店。多少钱?”

秦淮酒家门外,那辆黄包车居然拉起了,站在那里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崔中石。
 
崔中石坦步向那辆黄包车走去:“去金陵饭店。多少钱?”
 
黄包车夫:“先生上车就是,钱是小事。”
 
这是直接交上锋了。
 
崔中石:“你一个拉车的,钱是小事,什么是大事?”
 
那黄包车夫毫不示弱,也并无不恭:“您坐车,我拉车,准定将先生您拉到想去的地方就是。”
 
“好。那我不去金陵饭店了。”崔中石坦然上车,“去国民党中央通讯局。”
 
“听您的。请坐稳了。”那车夫还真不像业余的,腿一迈,轻盈地便掉了头,跑起来不疾不徐,又轻又稳。
 
“我说了去中央通讯局,你这是去哪里?”崔中石在车上问道。
 
那车夫脚不停气不喘:“中央通讯局这时候也没人了,我还是拉先生您去金陵饭店吧。”
 
崔中石不再接言,身子往后背上一靠,闭上了眼睛,急剧思索。
 
那车夫又说话了:“先生您放心好了。大少爷的病全好了,下午六点就出了院,过几天可能还会去北平,家里人可以见面了。”
 
崔中石的眼睁开了,望着前面这个背影:“你认错人了吧?”

  • 上一篇: 关雎尔回去22楼,曲筱绡想了想,一笑
  • 下一篇:,加上昨天又下了一场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