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6-12-27 18:52 的文章

那说明留下这个符号的人他娘的并不是志在必得

胖子叹了口气,道:“情况不妙啊,如果真是‘追踪’语言,那说明留下这个符号的人他娘的并不是志在必得,他是为了自己的第二梯队做准备,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信心自己这一次进入这里能活着出来。”
  潘子道:“对!所以说了这么多,也没有实际作用,我看,既然这符号不是留给咱们看的,咱们就当没看到这标记,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到三爷,符号不是三爷刻的,也就是说三爷不一定是走的这一条道,跟着走就算走得再顺也没有。我们走我们自己的,以前倒过不少斗了,也不是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我就不信咱们连探个墓道都摆不平。”
  这论调符合胖子的胃口,胖子点头同意,对我们道:“老潘,这句像是人话了,那不如我们兵分两路,你和小吴走那一边,我和小顺子走这一边,咱们看看谁的彩头亮,反正是直路,如果走到底发现不对,折回来就是了,另一对走对的,就在椁殿外等其他人。在这里犹豫,也不是办法。”
  我感觉这样不妥当,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只怕这主墓道不是这么好走,你看地下的四尺石板,这种墓道很可能装着流矢和翻板的机关,别是两队走到最后,都死在墓道里,咱们一分开就永别了。”
  胖子嘲笑我道:“照你这么说,你就不该来,你吃饱了空,下这儿来干什么,既然下了地宫了,这点儿破事就不该怕。”
  我心说这是我想来的嘛,老子的志愿一直是当一个腰缠万贯的小市民,也不知道今年走的是什么运,犯的尽是粽子,现在我倒是已经不怕粽子了,但是小心都不让我小心,这叫什么事儿。
  潘子的想法和我相同,对胖子道:“不,小三爷说的对,就说一个理由,阿宁马队里的人肯定就在附近了,咱们不防范着粽子,也要防范人,两把枪的火力总比一把强,而且万一一队人出去就消失了,没回来,那另一队怎么办?咱们还是在一起好,有个照应。”
  一直没说话的顺子也表态:“不管怎么样,我必须把吴老板送到,我肯定得跟着他。”
  胖子举手向我们三个投降:“你们两个这是搞个人崇拜啊,他娘的孤立我一个啊,算我倒霉,那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大不了一起死。”
  潘子道:“我们就先走这个刻了记号的方向,如果不对,再回头,事事小心就对了。”
  我们点头答应,我心里明白得很,反正事已至此,我们在这里讨论得再好也无用,现在走哪边,怎么走,全要靠运气了。

  • 上一篇:,加上昨天又下了一场雨
  • 下一篇:那说明留下这个符号的人他娘的并不是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