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1970-01-01 08:00 的文章

如今不用别人言语一句

李芸想着这个身体主人以前对贴身婢女怕是真不好,否则她一句话而已这丫头也不会如此受宠若惊了。她看向宫门,问道:“景世子难道还没有出宫?” “回小姐的话,景世子还没有出宫呢!”彩莲立即回话。 “那我们就等一等吧!”李芸翻身下马。 彩莲立即接过马缰绳,将马拴在早先的位置。又回来在李芸身侧距离退后半步的距离站好,身子笔直,双手交叉在身前,十分规矩。 李芸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心里寻思着怎么样才能不动声色地套出她想要知道的云王府内部的讯息来。不过这可是个技术活。她总不能装失忆来套话。这样传出去虽然保险,但也很危险。一个弄不好就被发现。 李芸想了半响也没想好怎么开头,不禁有些颓然,觉得怎么问都是不保险。 正在李芸纠结的时候,身侧彩莲出声提醒,“小姐,快看,宫门口……” 李芸闻言疑惑地抬头向宫门看去,只见宫门内由陆公公陪着走出来一人。虽然只是一眼,她瞬间被那缓步走出来的人惊艳不已。 只见那人身着一件月牙白锦袍,干净无尘。通身除了一块上好的白玉佩再无多余点缀,手执一柄上好的油纸伞,正好遮住了他头上的炎炎烈日。那手白皙修长,虽然油纸伞遮挡住了他的样貌,但他身姿秀雅,步履似闲庭信步,不紧不慢,就那么缓缓走来,似九天之上流泻下的一片清风白云,令人不见其貌,却是甘心为他倾心不已。 他一走来,宫门侍卫包括李芸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他的身上。 陆公公在他身后半步走着,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眉眼俱是浓浓的笑意。 李芸心下感叹,什么叫“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她以前总不懂这句诗的意思。如今总算明白了。想着世间真有这样的人,不见其貌,却是令人不可忽视的存在。她定了定神,将脑中多余的心思排除,眸光清明地看着那人。如今不用别人言语一句,她便知道看来这个人就是容景了。 果然与众不同,不负期待! 只见那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稍微将头上的伞移开一分,露出半张脸向这边看来。 李芸本来已经稳定了的心神再次

  • 上一篇:那说明留下这个符号的人他娘的并不是志在必得
  • 下一篇:果然见弦歌端着药站在门外